梁熙明:嫩哨让米兰3分变0分 有利是个技术活

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梁熙明

AC米兰对斯佩齐亚一战,让米兰勃然大怒的,不仅仅是最后关头居然被反杀,而是主裁马尔科·塞拉过于死抠规则,见到任意球就吹,不想他没预见到这个球放出去,梅西亚斯在无人看管下顺利打进,但是因为已经吹了任意球,不能再算“进球”了。

米兰白丢一个进球,而且连带输掉一场,虽然塞拉向米兰道了歉,而且也肯定会受内部停哨处罚,但米兰的损失已经无论如何补不回来了。

对裁委会,这是非常尴尬的,今年在裁判界大换血,大量年轻裁判走上一线,又出现报账丑闻(部分中生代资深在报销票据时造价贪腐),导致意甲裁判力量不足,年轻嫩哨过早上顶级联赛,错漏争议必然大增。

塞拉就是典型的例子,2020年他才开始执法意甲与意乙,这场分配给他,意味着裁委会原本就把这场当作“容易吹”的比赛(难吹的当然是强强或德比,比如本轮亚特兰大对国际米兰),强弱分明,权当练手,而且之前塞拉已经吹过3场米兰比赛,米兰都赢了,没想到这场塞拉吹出个大乌龙。

资深老鸟或者塞拉自身的经验应该告诉过他,碰到这种情形,哪怕晚吹个一两秒,看看发展,但是塞拉显然过于紧张——比赛已经进入尾声,米兰迟迟啃不下来,球员必然焦躁,因此碰到任意球必然立刻哇哇叫,塞拉满脑子给任意球,忘了再观察一下周围。

当然这种失误,别说塞拉这样的嫩哨,老鸟都不能免俗。尤文图斯对罗马,当今意甲第一资深奥尔萨托就是吹点球太快,结果亚伯拉罕进球只能不算,罗马吃瘪的是点球还被什琴斯尼扑了。当然与奥尔萨托相比,塞拉错误严重得多。奥尔萨托那个毕竟还是点球,点球好歹还是个“必进”机会,而米兰这是个任意球,不可相提并论。

吹有利,是庸哨与金哨质的区别,杰出金哨就能预判球的发展,做出对攻方更有利的选择,但这是个巨大的技术活,需要相当的勇气与经验。而且,往往不小心会弄巧成拙。

世界杯历史上最经典的比赛之一,1982世界杯意巴之战,意大利3比2爆冷,罗西戴帽,青史流芳。但比赛不是没争议,济科被看管的詹蒂莱撕破球衣,明显点球,但是以色列名哨克莱因给了“有利”,所以世界杯留下了一个经典画面:济科扯开球衣上的大洞给主裁看!

1986世界杯,历史上最唯美的法巴大战,更是留下最争议性的“有利”:法国队穿透巴西后防,吉雷瑟方圆百里无人的单刀,巴西门将卡洛斯出迎,就是带着放倒对方的意愿,吉雷瑟试图人球分过时被使劲拉扯了一下(放在今天必红无疑),但他依旧跌跌撞撞朝球奔去,没有球员愿意放弃一个空门机会!但是,最终他身体失去了平衡,没有打上,法国人立刻团团围住罗马尼亚主裁伊格纳,但是没有办法,他已经给了有利,不能再吹了!

当然,意大利名哨会把规则发挥到人类最高境界。2011-12赛季,国际米兰大战尤文图斯,0比1之下马尔基西奥单刀,被出迎的卡斯特拉齐撞翻,800个裁判都会是标准的红点套餐。但是第一金哨里佐利考虑得更多,这是在圣西罗,一贯自诩正义的国际米兰如果落后一球,再给个红点且罚下的是门将,他们炸毛不说,裁委会无法面对那种哎呀千古奇冤的嚷嚷声浪,所以他对被撞了个跟斗的马尔基西奥说:我给了你有利!